关于抑郁随便扯点什么

Posted by WildCow on April 29, 2019

写在前面


“这么好生生一人儿,怎么说抑郁就抑郁了呢?”





内容


我也想搞清楚写在前面中的那个问题。

但是为了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抑郁,而对记忆展开回溯是非常具有风险的行为,因为那是思想的流放地,是各种危险思想逡巡的limbo,是不要轻易涉足的领域。

越是在复杂混乱的场合,越是要有逻辑,使用经验但是不唯经验。

存在一个单独的事件,使得我们恰因为这件事就会抑郁吗?不合逻辑,否则这样一件事岂不是变成了开关,硬币一样的存在。在思绪中努力整理,试图还原使自己陷入泥沼的蛛丝马迹之时,同时也必须注意限制自己不要赋予单一路径过大的权重——诸如就是原生家庭,就是老师,否则我不会如此云云。这种归论对于发泄心情或许有用,但是对于更深的思考则毫无帮助。

当我们思考抑郁的时候,优先考虑的,是如何疗愈自己,还是那个伤口具体是怎么被切开的?在试图解决抑郁的时候,是先从改变别人入手,还是从改变/调整自己入手?当我们在听取别人的经历的时候,我们是先考虑有啥可学的,还是这个我学不来我放弃?

在我失去了对优先级的判断的时候,我就会做错事,哪怕别人都觉得情有可原,但错事就是错事,谴责自己是一回事,对错是一回事(这里的对错是相对对错不是绝对对错)。正如史书所言,断事不明是大忌。

有问题就要有解决问题的方案。能不能成是一回事,先要立个方案,做不到还可以调整再做,不做就只能原地打转嘤嘤嘤。

比如认知失调,蛮常见的过程,比如有人替翟天临发声硕博们就坐不住了,因为在他们认知里这是不可接受的事,现在居然发生了,为了缓冲这种冲击感就需要“做点什么”,包括奔走相告,确认身边的人都还是和自己想的一样的,这个过程很重要,如果总是处在一种感觉身边的人很异类的感觉——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a stranger.这感觉绝对不好受,所以哪怕有些时候有分歧也是需要求同存异的。

环境不总是大环境也有小环境,小环境和自己稍微做些调整改变总还是可尝试的,如果是非有擎天之力才能扭得动抑郁那也太——太习得性无助了。保持和他人的适当的接触很重要,至于怎么选择对象和方法则是个人不同的选择。

还有就是制造积极反馈,不谈大的,出门逛街出门约饭,宅着做模型写文章,找个大姐姐埋胸(大雾)只要能对心情有所激励的都应尝试,尤其要提防潜意识中给自己主动做事使绊子的阻力。

最近看的一本书讲了一些比较形而上的东西,对于理解抑郁是什么蛮有帮助的,书名比较长——我的精神病,我的自行车,和我 疯狂的自我组织,有余力思考的童鞋可以看看。

欢迎加入我的抑郁自救群271828183(大雾)没有这种东西的啦,群号实际上是我拿自然常数诌的。个人不建议做这种聚群交流的行为,因为会在群里遇到什么人是“不受我控制且易超出预期范围的”

最近情绪有点崩溃,属于想死死不了的状态,这篇文章就先写这些好了。